萧杰:“打开前门,堵住后门”,有效控制地方债务风险

威尔报告称,地方债务再次引起了关注。

上周,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正式启动。新疆和河北省共发行7笔地方政府债券,总额302.32亿元。

其中,新疆公开发行认购率接近2倍,新发行的3年期和5年期普通债券的利率分别高于投标利率下限15BP和21BP。

新发行的特别债券的利率上升了30个基点以上。

河北已采取定向发行。定向发行发行的地方债券利率比发行当日同期限债券收益率高出约42 BP,与2016年40BP的平均增幅基本持平。

面对威胁性的地方债务,3月7日,财政部部长肖杰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财政部已经建立了风险应急预案、分类处置指引等一系列制度。

下一步,财政部将坚持“开前门”、“堵后门”的做法,进一步完善管理机制。

“在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上,财政部一直在密切关注。“财政部一直密切关注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借此机会,我想首先提出一点。目前,我国政府的债务风险一般是可控的,因为我国政府的负债率不高。

去年年底,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约为27.33万亿元。根据国家统计局去年公布的初步国内生产总值计算,债务比率约为36.7%。

根据我们的预测,债务比率预计到今年年底不会有太大变化。如果与国际水平相比,应该说中国政府还有一定的债务空。

我认为风险也是可以控制的。

”萧杰说道。

根据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地方债务余额为15.32万亿元,控制在年度地方债务限额17.19万亿元以内。

今年,地方债务限额约为18.82万亿元,比2016年债务限额增加约1.63万亿元,相当于地方政府发行的新债券规模。

然而,除了债券的正常发行,地方政府的非法借贷也是一个普遍问题。

“近年来,一些地方确实存在不同程度的非法债务担保问题,一些地区的偿付能力已经减弱。

为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财政部高度重视,建立了风险应急预案、分类处置指引等一系列制度。

为了制止非法债务担保,财政部将继续“打开前门”、“堵住后门”,进一步完善管理机制。

”萧杰说道。

所谓“开门”,就是合理安排新增地方债务规模。

在今年提交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的预算草案中,计划安排继续发行地方政府普通债券和特别债券,以及继续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以取代现有债务,以满足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和降低融资成本。

所谓“堵后门”,就是要严格执行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和预算管理制度,完善风险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加大对非法融资担保行为的查处和问责力度。

“我相信,通过同时采取‘打开前门’和‘堵住后门’等措施,同时确保和规范这些措施,我们将能够合理地控制地方政府债务总额,有效地将债务风险关在笼子里。

”萧杰说道。

事实上,自萧杰就任财政部长以来,他在很大程度上强调了地方债券的风险控制。

财政部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及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指出,今年将加强地方债务管理,有效防范金融风险。

财政部近日发布的《关于做好2017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的通知》也表明,要合理制定债券发行计划,平衡债券发行步伐,提高地方债券发行市场化水平,积极探索建立持续发行机制,规范地方债券评级。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杨凯生表示,过去,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借款并不严格,风险也不大,但现在政府借款必须得到全国人大的批准。有许多监管措施,如配额管理,所有债务都包括在预算管理中。可以说,地方政府的债务管理在过去有了很大改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