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重科电气有限公司董事长改组为播放“家庭剧”,拒绝了妻子和姐姐改变主营业务的提议

成都10月29日报道中联重科电气(002323)。深交所)公布了第三季度报告,今年前三季度业绩下降54.2%。该公司还预测其年度净利润将下降40%-60%。

中联重科电气为采矿目的生产的移动变电站和干式变压器受到下游煤炭行业持续衰退的拖累,近年来其业绩持续下滑。

此前,10月22日,该公司以“重大事项待披露”为由宣布暂停交易。它最初计划改变其主要业务,并在银行间进行重组。

然而,中联重科电气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冀奎宇似乎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他透露,他从未制定任何重组公司主要资产或改变其主要业务的计划。

重组是由股东提出的,为了表示尊重,他们决定弃权。

最终,哪个股东让中联重科的实际控制者陷入困境?她是公司董事徐辉,也是冀奎宇妻子的妹妹。

记者注意到,徐辉并没有直接持有中联重科的股份,但她控制的兴业投资是中联重科的三大股东。

一位熟悉该公司的人士透露,该公司打算通过此次重组减持股份。

在暂停和重组之前,该组织收购中联重科电气的业绩并不令人满意,这对于投资者来说并不意外。

公司主要从事矿用变压器及相关设备的生产和销售,矿用隔爆变压器占总收入的90%以上。

产品主要面向国内煤矿企业,主要客户为国有大中型煤矿企业,如中国神华(601088)。中国煤炭能源(601898)。SH)等。

告别黄金10年后,中国煤炭价格在2012年见顶并回落。这条河的下游继续被淹没。如果投资者对位于煤炭行业上游的中联重科电气(Zoomlion Electric)的业绩抱有很高的期望,那就太难了。

奇怪的是,正当中联重科即将披露其第三份季度报告时,这家二级市场公司的股价在10月21日上涨。

深交所公开交易信息显示,当日前五名均为热钱,总销售额为1841.8万元。两家机构出现在前五名中学,共购买4107.9万元,占中联重科当日交易总额的48%。

很难理解该组织收购了中联重科电气,后者的业绩持续下滑。更奇怪的是,中联重科电气在涨停当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以“重大事项待披露”为由宣布暂停交易。

在10月2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中联重科电气董事会秘书刘元玲和证券事务代表张健不愿就这一巧合发表评论。

中联电气到底要披露什么重大事项?10月29日公司给出了说法,原来他们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并且这次重组可能会涉及更改主业。中联重科应该披露哪些主要问题?10月29日,该公司发表声明称,计划进行一次重大资产重组,重组可能涉及其主要业务的变更。

根据这种推测,他们应该选择重组的目标,张健对此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这是中联重科电气的第二次重组。

上一次重组发生在2012年8月,重组目标是中联重科的同行江苏扬东电气。

由于双方未能就具体的合作计划达成协议,重组于当年9月失败。

董事长不愿重组中联重科电气的第二份暂停和重组提案。然而,在提交董事会审议时,并不是其他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而是公司董事长季奎宇,他也是实际的控制人。

10月28日,冀奎宇在董事会上指出,尽管近年来由于煤炭行业整体低迷,公司主营业务持续下滑,但煤炭作为中国基础能源的地位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公司在矿用变压器行业的领先优势也没有改变。

作为一个周期性行业,公司的主营业务在克服了目前的困难后,在未来仍然充满希望。

纪奎宇还表示:“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在本次董事会会议之前没有重组公司主要资产或改变其主要业务的计划。

然而,由于一些股东提出重组,他将尊重自己的合法权利,并决定对重组投弃权票,以有效履行公司董事长的法律职责。

同日,中联重科电气董事会最终以8票赞成、1票弃权通过重组决议,无人反对。

作为一家正常运营的上市公司,股东提交的提案违背了实际控制人的意愿,但实际控制人无法反击,这在a股市场也很少见。

最初,是公司董事、冀奎宇妻子徐芬的妹妹徐辉要求中联重科重组。

记者注意到,徐汇持有兴业投资92%的股份,而徐汇的姐姐徐平、妹妹徐芹和徐梅持有剩余的2%。

目前,兴业投资是中联重科电气的第三大股东,持股1605.8万股,占14.9%。

徐辉的弟弟徐琪控制着中联重科第二大股东杜瑞有限公司,持股22000股,占18.7%。

一位熟悉该公司的人士透露,兴业投资和杜瑞有限公司都有兴趣通过此次重组减持股份。

上述陈述并非没有根据。

10月9日,冀奎宇与徐琪、许辉、徐平、许勤和徐梅签署了取消协同行动的协议。取消的原因是“为了让他们每个人更清楚、更独立地表达自己作为股东的真实愿望。”

在资本市场,一致行动协议的解除被视为股份减少的前奏。曾经有过像甘兆光电(300102。深圳)和河台(002402。深圳)等。

许辉提议为了家庭的利益进行重组。难怪就连另一位董事季刚也同意了,并在董事会上投了赞成票。

应该注意的是,季刚是董事长季奎宇的儿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