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该政策打击医疗保险欺诈后,托木森北健的股价为何下跌了三倍:70%以上的收入来自制药渠道

品含量“玩猫腻”还没有最终完结,一向自称中国膳食补充剂领导品牌的汤臣倍健(300146)再度遭遇资本逃离。

12月19日,记者了解到,自从17日汤臣倍健的股价“闪崩”之后,迎来三日持续大跌,特别是19日,汤臣倍健再度放量大跌,截至收盘,该股收报16.73元,跌9.42%,偏离值-7.72%,换手率5.94%,总成交额9.02亿元。

盘后数据显示,五机构席位合计卖出近3亿元。

近两年借助资本和概念持续做大做强的保健品龙头汤臣倍健似乎正迎来发展的拐点,特别是,在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行为举报奖励暂行办法(下称办法)落地后,汤臣倍健股价快速“闪崩”,难道是作为保健品的汤臣倍健涉嫌骗保?在汤臣倍健股价持续跌停背后,其此前高增长的神话正被击穿。

股价连续三天大跌虽然汤臣倍健持续通过塑造产品优势布局人口老龄化,在刚经历了过去两年的低迷后反弹,但新故事似乎并没有打下扎实的根基。

自从12月17日开始,此前走势逐步回落的汤臣倍健突然“闪崩”,开盘报20.45元,截止09:45分,该股跌10.01%报18.87元,封上跌停板。

然而这一趋势并没有停止。

12月18日,其股价再次下跌2.12%。

12月19日,汤臣倍健仍延续18日的跌停态势,再度放量大跌,截至收盘,该股收报16.73元,跌9.42%,偏离值-7.72%,换手率5.94%,总成交额9.02亿元。

而这与汤臣倍健近两年在低迷期反弹形成鲜明的对比。

今年2月27日,汤臣倍健发布年报显示,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1.11亿元,同比增长34.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66亿元,同比增长43.17%。

另据汤臣倍健披露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18年前三季度盈利约96,387.88万元-112,452.52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0%-40%。

“汤臣倍健重新回归自上市以来保持了6年的双位数增长轨道。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然而近期汤臣倍健股价突然转折,也预示着汤臣倍健此前的布局和新思路并不扎实。

“主要是近期医保局突然出台政策,打击‘医保套现’。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汤臣倍健70%以上的收入业绩来自于药店渠道,若医保卡政策收紧则会影响收入增速。

12月15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办公室发文称,国家医保局、财政部日前印发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行为举报奖励暂行办法,旨在切实保障医保基金安全,鼓励社会各界举报欺诈骗取医保基金行为,加大对欺诈骗保行为的打击力度。

有业内人士透露,大型连锁药房政策执行规范度较高,保健品销售中通过医保卡购买的金额占比为10%-20%不等,部分中小型药房存在盗刷现象,占比估计达到20%-30%。

据了解,汤臣倍健70%以上的收入业绩来自于药店渠道。

12月18日,中金公司发布保健品零售医保政策趋严对汤臣倍健的影响分析的报告指出:“汤臣倍健目前药店渠道销售占收入的比重约70%(其余为电商、商超、母婴等),据了解其中医保定点药店占比60%-70%。

”此前汤臣倍健在业绩说明会上确认该数据,公司拥有全渠道销售体系,其中药店一直是公司的优势渠道,2018年前三季度药店渠道收入占比超过70%。

炒作逻辑破灭?“汤臣倍健销售渠道中,医保定点药店占比太高。

一旦公司增速不能达到预期,其成长股的高估值逻辑也开始逐步破灭。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评论说,此前悬在汤臣倍健高估值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最终也有落下的一天。

其实近两年,评估机构看涨汤臣倍健。

据汤臣倍健此前财报数据显示,一季报的时候机构投资者占总股本比仅为7%,分别是基金23家,持仓股数共计881.65万,占比0.61%;券商集合理财11家,持仓股数44.44%,占流通股比0.03%;社保基金1家,持仓股数668.05万,占流通股0.46%,其他占比6.61%。

而这一比例到三季度的时候机构投资者的占比已经超过了14%。

记者看到,基金增加到98家,持仓股数猛增到1.32亿,占流通股9.01%;券商集合理财上升至16家,占比0.11%。

“这说明汤臣倍健正因业绩利好而被机构看好,但是,在汤臣倍健没有强有力业绩保障之下,这种持续的增长态势不稳定,特别是在政策的冲击下。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而此次暴跌引发多个资本的逃离无疑是最好例子。

12月19日,该股盘后数据显示,买入前五席位中,三机构席位合计买入7232.81万元;深股通专用席位买入7723.75万元,同时卖出3095.55万元。

卖出前五席位中,五机构席位合计卖出约2.92亿元。

“这说明汤臣倍健虽然极力布局,但似乎并不能引来更多长期稳定的机构入局,而且在多翻的概念股炒作之后,机构似乎看的更清楚。

”上述人士直言。

而此次在国家政策切实保障医保基金安全之后,汤臣倍将未来将如何逆袭?对此,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