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智库: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外商投资目的地

紫金山2018年12月3日发布的企业国际化蓝皮书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8)认为,在一系列投资便利化以及招商引资的措施下,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不断增强,2018年上半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外资目的地。

随着中国不断扩大开放,进一步完善投资环境,未来流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有望继续保持高位。

该报告分析了2017——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变化情况,认为投资区域中心从北美转至欧亚;投资主体呈多元化发展;投资方式以并购为主,绿地投资持续下降;投资领域主要集中在制造业,高端制造业发展迅速。

该报告还引用商务部的数据指出,2017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首次下滑,政策监管加码引导企业“走出去”更趋理性。

商务部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迎来十年中的首次下降。

2017年对外投资额为1582.9亿美元,与2016年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呈井喷式增长相比,2017年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额下降明显。

CCG认为,在延续2016年对外投资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为进一步对企业“走出去”行为进行合规引导,2017年中国政府又密集出台了对企业“走出去”的相关政策。

2018年,对外投资备案(核准)报告暂行办法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2018年版)开始实施,政策变化对企业海外投资影响明显。

由全球化智库(CCG)研究编写、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企业国际化蓝皮书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8)指出,国家监管层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管理日趋精细化,有效促进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健康有序发展,并且不断优化对外投资结构,推动实体经济、创新领域、高新技术等走向世界舞台。

与此同时,优化企业资源的全球化配置,将进一步促进我国从投资大国向投资强国转变。

这份报告总结了2017——2018年中国企业全球化发展面临的五大问题并提出对策建议。

CCG的研究人员表示,2017——2018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凸显的新问题主要集中在五个方面:第一,中国企业海外发展,合规经营亟待与国际接轨;第二,从“产品走出去”到“品牌走出去”,中国企业任重而道远;第三,走进“一带一路”的中国企业困难显现;第四,中美大国博弈下,中国企业美国投资遇阻碍;第五,中国企业海外对外承包工程,PPP模式效率亟待提高。

针对这些问题,该报告结合现状,分析其生成的原因,提出相应的对策与建议:第一,中国企业海外发展,合规经营需要符合国际标准。

中国多家企业在海外发展时,因不了解投资国法律规章受重罚。

CCG分析,这是由于中资企业对海外法律不熟悉;在利益驱动下铤而走险;企业合规机制不完善难以有效规避风险。

CCG给出了相应的对策与建议:企业方面,从高管层开始培养合规管理的思想与习惯、建立完善的合规体系、任命首席合规官负责全面的协调与管理。

政府方面,加强中国企业合规管理立法、成立企业合规审查委员会、牵头央企制定企业合规体系。

此外,智库可为企业合规建设建言献策、助力海外发展。

第二,从“产品走出去”到“品牌走出去”,中国企业任重而道远。

中国企业的品牌国际影响力远落后于发达国家水平。

CCG分析,这是因为中国企业恪守传统商业思维;品牌口碑有待提升;品牌宣传手段单一;品牌管理落后。

针对这些问题,企业方面应增强产品质量,注重产品研发;充分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学习海外管理及消费文化。

政府方面应优化政策法规,营造良好社会氛围;以国家间政府交往为契机推动中国企业品牌走出去。

在社会方面,媒体应助推中国企业“走出去”。

第三,走进“一带一路”的中国企业困难显现。

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是,随着中国企业不断深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各种困难开始显现。

这些主要问题包括中国企业面临的政治风险、文化障碍、法律体系差异以及环保劳动等问题。

CCG分析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权更迭频繁;文化冲突产生投资障碍;环境问题阻碍海外投资进一步发展。

相应的对策与建议为:企业方面,中国企业应学会使用政治保险工具,企业应合规合法经营。

政府应帮助企业参与境外谈判,以两国共同利益打破障碍,邀请发达国家共同参与“一带一路”。

社会层面,金融机构对中国企业应提供更多财务援助。

第四,中美大国博弈下,中国企业美国投资遇阻碍。

如今,中美经贸摩擦对于中美两国的企业而言是一次打击。

CCG分析,中国企业形成如此困境的原因是美国政党竞争所产生的阻碍、以“国家安全”为理由的政治博弈以及中国企业在美国的社会责任感欠缺。

对此,CCG给出的对策和建议是,中国企业应适应美国社会文化、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从而赢得支持;同时发掘亚非拉新兴国家的投资潜力。

政府应在必要的经济政策支持的基础上,支持中国企业继续走出去;维护多边机制,推动自贸体制发展。

社会方面,银行等金融机构增强对中国企业走出的金融和资本支持;民众应树立对民族企业的信心并在行动上给予支持;积极发挥“二轨”外交作用。

第五,中国企业海外对外承包工程,PPP模式效率亟待提高。

目前我国对外工程承包企业的国际化水平相对较低,与世界水平差距较大。

可以说中企承接境外PPP项目尚处于起步阶段,诸多问题依然存在。

CCG分析主要原因为,中资企业开展PPP合作模式的能力还有待提高;东道国的PPP合作模式的相关法律保护政策缺失;中资企业自身在项目承包问题上的PPP合作意识不强。

为解决这些问题,CCG建议,中国企业应在参与PPP项目过程中要注重转变心态;多方调研确定最佳合作时机和方式。

中国政府可以在发展关系较密切的国家推动该国的PPP合作建设;国家为中资企业海外投资建设提供信息资讯平台,协调各企业海外承包项目和目的地的选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