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披露十亿地下银行灰色业务运营链案例

上海报道日前,上海破获了几年以来罕见的特大地下钱庄案。上海报道称,几天前,上海破获了几年来罕见的大型地下银行案件。

仅在上海,通过银行控制的银行账户,过去两年的往来交易额就超过了20亿元。

随着上海警方要求公安部展开联合调查,在上海发现的地下银行终于浮出水面,该银行横跨浙江、广东、四川和甘肃五省市,案件总值高达100亿元。

通过拆分账户,大笔钱被分成了几部分。在短暂停留几乎一夜之后,现金又被转移了。资金通过“两地资金平衡”的运作转移到海外。通过熟人的介绍来筛选“安全顾客”。上海警方发起的这起联合案件也揭露了一些地下银行潜在的地下灰色交易方式。

据悉,自中国启动反腐败国际追查和追回赃物“天网”行动以来,此案是上海破获的同类案件中规模最大、涉及面最广的一个,此案的后续工作仍在继续。

法律专业人士指出,上述地下银行不仅非法吸收存款和向私营部门借入高息贷款,还在境内外转移外汇。在某种程度上,地下银行已经成为大笔资金不受监管进出的重要渠道。

神秘的“无夜”基金在7月10日至11日之间经历了为期两天的战斗。上海警方和警方在五个地方联手逮捕并摧毁了这个巨大的地下银行。

在7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公安部门披露了该案件的相关信息。

7月11日上午6点公安部发布命令后,上海警方分成30个逮捕小组,同时在上海逮捕了30多名嫌疑人,缴获涉案资金600多万元和犯罪中使用的银行卡300多张。

据媒体报道,警方还冻结了涉案资金8100多万元。

这家地下银行是在2015年上海一起欺诈案后被发现的。

去年,上海公安局破获了一起价值1000多万元的诈骗案。巨额资金通过50多个账户分散到个人账户中。

上述涉案数千万元人民币经过多次划转和拆分后,其中相当一部分被兑换成美元并转移到海外。

在破案过程中,上海经济侦察队第七支队在追回赃款时发现了一些异常现象。

这些分散巨额资金的账户分散在全国许多城市,如深圳和福州,但账户持有人不是实际用户。

上海经济调查人员发现,这些账户有一些类似的特点:账户中的金额几乎是“一夜之间”,当天账户中输入的金额将与支付的金额相同。

金钱“不会持续一夜”已经具有洗钱的特征,这很快引起了侦察兵的注意。

经过几个月的持续调查,上海警方发现了分裂账户之间的微妙联系,然后发现了这个庞大的地下银行网络组织。

在上海经济调查组继续深入挖掘和开展大量工作后,这家地下银行的重要领导和组织结构逐渐明朗。

7月1日,专责小组收到可靠消息称,上海一家绰号“叶野”的地下银行的重要负责人将于7月10日从港九坐火车抵达上海虹桥火车站。

上海警方迅速向公安部报告,并制定了快速反应计划,协调五省市收集互联网。

7月10日早上,“叶紫”下了火车,被等候的公安人员带走。

作为上海地下银行网络的核心人物,“叶紫”的到来进一步完善了整个案件的证据链。

被公安部门摧毁的地下银行“银行”内部运作是如何建立管理网络的?地下黑金可以用什么方式运输到地下?据了解,在这个庞大的网络系统中,不仅组织内部有明确的分工,而且还有相对严格的业务规则和相应的抽取。

与单一的外汇交易“票贩子”不同,这家在上海成立的地下银行分为多个层次和组织。

据上海警方称,名单底部是兑换外汇的“黄牛党”。这些“黄牛”通过“调整头寸”形成了自己的圈子和小规模交易链。

与底部的“黄牛”不同,上海捕获的“树叶”具有更大的资本吞吐量,高峰时可以达到每天1000万元的规模。

虽然“叶紫”有一定的财务实力,但有时因为自来水需要巨额资金,“叶紫”无法独自完成业务,所以当涉及大额订单时,“叶紫”会将订单分发给其他人。

用于分割大笔资金的账户分散在全国许多城市。

在这个地下银行里,孙谋就像一个银行的“高级雇员”,他用几十个账户来分割账户,并把它们分成几部分。大量资金被兑换成外币后,汇往国外账户。

值得一提的是,有媒体报道称,警方还发现一些银行工作人员参与了此案的侦破。

银行工作人员将无法满足正式渠道需求的客户介绍给地下银行运营商,并分享利润。

网络系统已经建立,地下银行的一些业务模式已经初步暴露。

经过调查,警方找到了地下银行的一些基本操作方法。

例如,有人想向海外转账1000万元,与地下银行协商汇率后,“客户”会将1000万元转入地下银行指定的国内账户。

另一方面,在约定的时间内,地下银行将根据双方约定的汇率将资金兑换成外币,并将资金转入“客户”指定的海外账户。

从表面上看,“客户”的资金并没有离开国家,而是通过上述“两地资金平衡”和多个账户的交叉操作,“客户”无意中完成了资金转移。

一些媒体透露,每汇100美元,地下银行将提取0.5元人民币的0.3%左右。

虽然地下银行的汇率要高得多,但仍有各种需要通过地下银行向海外转移资金。

据警方初步调查,这家地下银行近年来非法兑换了100亿元外汇。

各类“安全客户”都建立了灰色业务网络系统,与地下银行开展业务。

据了解,为了确保安全,地下银行设立了所谓的防火墙,通过熟人介绍筛选“安全客户”,以逃避经济侦察部门和公安机关的监督。

然而,地下银行的黄金所有者和“安全客户”可能会给经济运行带来很大危害。

谁将成为地下银行的大“客户”?法律专业人士认为,地下银行眼中的所谓“安全客户”往往伴随着各种类型的经济犯罪。

上海经济调查团警方表示,在地下银行的各类客户中,除了贪污和洗钱、海外购房,还有私营企业通过这一渠道向海外转移资金。

一些律师告诉记者,有另一种方法可以通过去地下银行“散步”来洗钱。

也就是说,钱通过地下银行转移到海外账户,并在国外往返后以另一种身份或形式返回中国。

此前,一些地下银行通过清洗澳门赌场的密码,然后用其他辅助方法在中国提取现金,完成了资金从海外到国内的“往返”。

法律专业人士指出,“四处走动”的目的是洗钱,这种洗钱是不合法的,不能在阳光下通过地下银行的运作变成似乎有合法来源的资金。

在这一过程中,地下银行不再具有非法集资、私人借贷、储存和高利贷的功能,而是在某种意义上成为经济犯罪的辅助工具。

在上海破获这起地下银行案件之前,地下银行在上海公安部门去年破获的一起重大经济案件中扮演了可耻的角色。

在去年11月上海警方破获的涉嫌操纵期货市场的伊斯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一案中,涉案人员通过地下银行开展资金转移活动。

公开信息显示,上述公司以交易公司的名义,通过借用他人期货账户,参与小规模高频交易,获利20多亿元。

这笔巨额利润中约有2亿元通过地下银行转移到海外。

上海市公安局经济调查部门的一名警察告诉媒体,地下银行相当有害。

地下银行不仅为经济犯罪提供了资金流通的平台,还为腐败、挪用国有资产、走私、贩毒、税务欺诈和其他犯罪活动的收益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上海律师事务所杜月平(Du Yueping)表示:“地下银行也可能成为热钱流入市场的一种方式,这可能导致大量不明来源的资金流入市场,从而对市场环境产生不利影响。

一些企业还可能利用地下银行逃税,造成国家税收流失。

杜月平认为,对地下银行的打击涉及到外汇管理的各个部门,有必要建立各部门之间沟通合作的长效机制。

“要让嫌疑犯的‘黑’成本增加,不敢。

同时,还必须增加“白色”,即公民和法人组织合法的外汇进出口,以减少黑色业务的数量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