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宇星:“独狼”魔鬼就在眼前

无人知晓的围场用致命武器制造了一场大悲剧。随着现代媒体的广泛传播,世界上发生了一场伟大的运动。

郑也夫文明是一个副产品,它说武器的发明意外地导致了一夫一妻制婚姻制度的诞生。

因为掌握武器意味着部落中的弱者最终有机会打破强者的性垄断,一夫一妻制受到保护。

文明也有副产品。

我在假肢协会说过:车辆、船只和飞机都是假腿。枪支和导弹是拳头的假肢。手机和电脑是眼睛、耳朵和大脑的假肢。

现代文明人都是戴假肢的残疾人。现代文明社会是一个由义肢人组成的义肢社会。

假肢的人既强壮又脆弱。假肢社会是文明和野蛮的。

在“非人化”的道路上,人类越来越远,最终逐渐接近。

以围场为例。现代文明制造的毁灭性武器放大了他的杀伤力。他像烟花一样轻易地杀死和伤害了那么多人。

现代媒体迅速扩大了他的恐怖效应。

更可怕的是,它还放大了他的演示效果。

例如,在南加利福尼亚的枪击案中,围场的大屠杀有枪手和他妻子的影子。

2015年12月2日,男枪手赛义德•法鲁克和他的妻子塔什芬•马利克在美国南加州圣贝纳迪诺市一个残障康复中心内向在这里举行圣诞集会的人群发射了70多发子弹,造成14人死亡、21人受伤。2015年12月2日,男枪手赛义德·法鲁克(Saeed Farouk)和妻子塔什芬马利克(Tashfenmalik)在南加州圣贝纳迪诺的一家残疾人康复中心发射了70多发子弹,造成14人死亡,21人受伤。

恐怖主义的威胁已经发展成为一种更难预防的“孤狼”行动。

雨果说:愚蠢的傻瓜也有敏锐的判断力,谦卑的眼睛也有天光,有时温柔,有时凶狠。

朱莉娅·克里斯蒂瓦尔(Julia Cristival)的可怕力量——论谦逊:在谦卑中,有一种强烈而微弱的抵抗,那就是生物对威胁的抵抗。

死亡因此管理着当今世界的家务劳动。

在某个被遗忘的时刻,高贵的心将落入海蟹、柔软的章鱼、本性卑劣的鲨鱼、不道德的蟒蛇和魔鬼蜗牛壳的爪下。

毕竟,有背景的恐怖主义属于少数,由于疾病导致恐怖活动的潜在团体无法估计,也无法预防。

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悲剧,我们应该从普通人的“疾病”角度分析悲剧的原因,探索预防悲剧的方法。

“孤狼”魔鬼就在附近,当现代人无法保护自己并感到安全时,这是他们最大的悲哀。

发表评论